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银行招聘 >

银行招聘

大牛逃离大厂阿里副总裁、自动驾驶掌舵人王刚离职下海创业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2-01-17 点击数:

  35岁,是一个饱受非议的职场年龄,走到这个坎点的人要么身居大厂要位过着安稳的生活,要么自己创业,而阿里的副总裁、达摩院自动驾驶实验室负责人王刚选择了后一条路。

  年近40的他已于近日辞职,另觅生路,实现了从学界「跨界」互联网,再转身去创业。他的下一站在哪?(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财经周:F-week)

  1月5日,据媒体报道,阿里巴巴副总裁、达摩院自动驾驶实验室负责人王刚于近日离职,据知情人士透露,王刚离职后,将选择在清洁机器人领域创业,并已经获得融资。

  阿里官方也证实了王刚离职,并肯定了其对无人驾驶技术探索的贡献,祝福他未来有更好的发展。

  王刚离职,并非毫无征兆。据天眼查消息,2021年12月17日,王刚就在小蛮驴智能科技的工商变更中,完成了退出。

  据公开信息显示,王刚博士毕业后曾任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终身教授。2017年从学术界来到互联网,加入阿里巴巴,阿里,是他的第一站,这一扎下去,就是五年。

  先后担任人工智能实验室首席科学家,达摩院自动驾驶实验室负责人,身兼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达摩院自动驾驶实验室负责人、浙江省自动驾驶重点实验室主任,浙江大学、武汉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兼职教授、博导等名衔。

  在阿里巴巴期间,王刚担任天猫精灵的第一代技术负责人,以及人工智能实验室首席科学家。

  深度神经网络是一项关于机器学习的研究,它能够让机器在海量数据中寻找规律,自动对数据进行分析。同时,此项技术也是AlphaGo的基础理论之一。

  王刚主要的研究领域集中在深度神经网络上,他为阿里巴巴带来的贡献之一也来源于相关的研究成果。

  “自适应神经网络”是王刚在深度神经网络的研究中提出的。它降低了人工筛选数据的工作量,能够根据输入的数据特点,自适应的匹配数据进行学习,从而极大的增强了神经网络的效果。

  这个方法在很多重要的机器学习问题上都取得了比传统方法更好的结果,也应用到了AI labs的具体产品中。

  本质来讲,神经网络是人工智能的“大脑”,这项研究让人工智能具备更强的学习能力,从“应试教育”进化到“自主学习”。

  2017年7月,阿里AI labs发布的人工智能消费级产品“天猫精灵X1”就运用了王刚的多项研究成果,其中包括单独研发的语音识别——AliGenie,基于这项声纹识别技术,阿里巴巴还推出了声纹购功能,这也是目前国内第一个商用的声纹购物系统,用户通过声纹即可完成支付。

  作为主要技术负责人,王刚带领团队打造出一款人工智能消费级产品「天猫精灵X1」,仅用4个月时间就成了出货量破百万的爆款。

  2017年,王刚成为了阿里达摩院下设的自动驾驶实验室负责人,担任达摩院自动驾驶实验室负责人期间,王刚和他的团队正在着手研发下一代的嵌入式智能机器视觉理解系统,并以此为核心构建阿里巴巴的无人物流系统,包括无人送货车、无人卡车、分拣机器人等。

  2021年9月17日云栖大会首日上,阿里巴巴宣布了独立的机器人计划,并正式发布首款阿里巴巴的物流无人车“小蛮驴”,这是王刚带队历经4年打造的产品。此后,达摩院自研的L4级自动驾驶产品、末端物流无人车“小蛮驴”已落地全国22个省份,累计配送订单超100万,并启动了L4级无人卡车“大蛮驴”研发。

  王刚此次离职,是被外界称为“科学家出走潮”的又一案例。对阿里来讲,又少了一个左臂右膀。

  2005年,王刚本科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计算机工程系,并于2010年在美国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UIUC)获博士学位。

  博士期间,他先后师从人工智能计算机视觉领域的翘楚、斯坦福大学终身教授和人工智能实验室主任李飞飞(Fei-fei Li ),计算机科学家David Forsyth和Derek Hoiem。并获得了著名的Harriett/Robert Perry奖学金和CS/AI奖。

  2005年7月,李飞飞还是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UIUC)电子和计算机工程的助理教授,之后她加入了UIUC贝克曼研究所做全职教员。

  在自身积累足够科研功底后,他在2010年入职南洋理工大学(NTU),任终身教授,开启了一段新的旅程。

  这一年,他只有28岁。还未跨界的他就已名噪一时,顶会论文发表近10篇,引用量过千。

  他指导的团队分别在2015年和2016年的ImageNet场景分类挑战赛中获得前5名,并且他的技术已有超过5家国际公司使用。

  仅在NTU任职一年,2017年3月,王刚毅然选择加入阿里人工智能实验室,完成学术界向产业界的跨越。

  在阿里内部,王刚担任首席科学家,负责机器学习、计算机视觉和自然语言理解的研发工作。

  「我的梦想跟整个实验室的梦想差不多,都是希望能用人工智能去Enable这些硬件,让具有人工智能能力的产品走进千家万户,能够为大众和消费者都使用,给他们的生活带来便利,这也是我个人的梦想,希望能够看到这一天由我们阿里人工智能实验室来实现。」

  正如前面王刚所说的“给他们的生活带来便利,这也是我个人的梦想”此时已成功打造出爆款“天猫精灵 1” 的王刚,再次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决定——主动请缨,带领团队从0到1做自动驾驶。

  2017年10月,NASA计划的实体承载组织「达摩院」正式成立,并下设了自动驾驶实验室,王刚便担起了掌舵人。

  集成AI、自动驾驶等最前沿技术,将这项最前沿的科学技术,推到了规模化量产商用。

  2017年,8月16日,《麻省理工学院科技评论》(MIT Technology Review)杂志揭晓了 2017 年全球青年科技创新人才榜(TR35)的评选结果。

  在该次35名上榜者中,共有6位华人,其中便有王刚,其余5位分别是——创立 Project Include 的 Pinterest 软件工程师周怡君(Tracy Chou)、Law.ai 和 Wafa Games 的创始人龚晓思、柔宇科技创始人兼 CEO 刘自鸿、阿里云首席安全科学家吴翰清,以及 AutoX 创始人兼 CEO 肖健雄。

  而国内阿里巴巴人工智能实验室首席科学家王刚、阿里云首席安全科学家吴翰清同时获奖这一记录系该奖项创立18年以来,首次中国公司里同时有两人入选榜单。

  实际上,早在2016年,王刚因在深度神经网络设计上的卓越贡献,便已成为MIT评选出的10名亚洲区35岁以下青年科技创新人才得主之一。

  2020年,由王刚带队的首款量产物流机器人「小蛮驴」面世。距离他被评为“10名亚洲区35岁以下青年科技创新人才得主之一” 已4年之久,而该项目也耗时3年,投入近1000亿美元。

  除了在阿里内部所做的贡献之外,王刚同时也是人工智能领域最顶尖杂志IEEE TPAMI编委,曾多次受邀成为人工智能顶级学术会议,如ICCV/CVPR/ECCV的领域主席,在深度学习算法领域具有深厚的研究积累和国际权威。

  Google Scholar数据显示,王刚的论文被引量超过20000,h-index高达67,是一位实打实的高被引学者。

  王刚离职,只是技术大牛出走大厂的一个缩影。一反前几年人工智能人才从学术圈前仆后继进入互联网大厂的风潮,而去年大牛离开大厂几乎达到近几年的高峰。

  这一趋势最早从吴恩达开始,2017年3月20日,吴恩达宣布从百度辞职,而当年吴恩达从谷歌离职,或许是他认为作为华人在一家中国公司能够产生更大的影响力。

  更确切的说,吴恩达系因为AI加入了百度,也先后成立了三家人工智能相关的公司、基金会等。出走百度后,吴恩达重新回到自己梦开始的地方coursera,教授深度学习课程。

  吴恩达的「三步走」可谓是经典,用网友的话说就是:在上升期做科研,在成熟期做产业,在衰落期做教育。

  2018年,谷歌副总裁、首席科学家李飞飞辞职重返学术界。担任斯坦福大学以人为本人工智能研究院(HAI) 联合主任。曾一度被外界解读成AI热潮阶段性的结束,神仙们归隐山林。

  2019年,拥有美国康奈尔大学数学和计算机双学士学位,以及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硕士和博士学位的张潼从腾讯 AI Lab 主任一职离开,加盟创新工场,出任港科大和创新工场联合实验室主任,并兼任科研合伙人。

  2020年7月,旷视南京研究院创始院长魏秀参离职,出任南京理工大学教授。魏秀参师从南京大学周志华教授和吴建鑫教授从事人工智能领域研究,主要研究领域为计算机视觉和机器学习。

  同月,字节跳动副总裁、AI Lab主任马维英离职,加入清华大学智能产业研究院。

  2021年8月,字节跳动AI Lab总监李磊离职,加入大学圣巴巴拉分校(UCSB)。

  2020年7月,字节跳动副总裁、AI Lab主任马维英离职,加入清华大学智能产业研究院。

  马维英在美国加州大学圣芭芭拉分校(UCSB)电气和计算机工程系获得了硕士和博士学位,曾在世界级会议和学报上发表过逾 300 篇论文,并拥有 160 多项技术专利。曾任国际信息检索大会(SIGIR 2011)联合主席、国际互联网大会()的程序委员会联合主席。

  10月,微软亚研(MSRA)首席科学家、高级领导成员曾文军离职,加盟位于浙江宁波的东方理工大学。

  11月,蚂蚁金服原副总裁兼首席数据科学家漆远加盟复旦大学,任复旦大学浩清教授及复旦人工智能创新与产业研究院院长。

  AI企业特有高科技、高人才、高研发的“三高”富贵病魔咒,高投入未必能立马换来高回报,几年过去了,AI 行业并没有往大家设想的蓝图方向发展,反而是行业遭遇大洗牌,明星公司相继陨落。

  不可否认,相比于前几年的发展,现如今的 AI 产业呈现出一种“繁荣”现象,但是似乎也碰到了一个天花板,产业创新进入了一个瓶颈期。AI 大牛或选择回归学术界或者另立炉灶表明AI产业发展已转接下半场,下半场又玩啥花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