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教师招聘 >

教师招聘

渣男秦海璐收拾你来了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2-01-06 点击数:

  2021年的国产影视圈,大小荧屏诞生了许多值得铭记的光彩,尤以女性影人为优长。

  在这些面孔中,“秦海璐”三个字,不该被略过。▲正在热播的《小敏家》中,秦海璐饰演李萍

  她先是久违登上大银幕,在张艺谋导演、代表内地出征奥斯卡的电影《悬崖之上》中,演活了坚毅的女特工王郁;▲《悬崖之上》剧照(秦海璐饰演特工王郁)

  又在年底的电视剧《小敏家》和周迅对戏,化身强势、泼辣的女霸总李萍,承包了剧中大部分笑点。▲秦海璐在《小敏家》里饰演霸总夫人李萍,不仅强势,而且充满笑点

  看似气质迥异的两类角色,竟都被秦海璐演出了丰富的层次感。在她身上,这样的角色反差再寻常不过,是业务过硬的明证,也衬出她早年无常、颠沛的生存境遇。

  困顿的童年,过早被名誉击中,长相备受争议……当诸多戏剧性的元素流向一个演员,我们大概会设想,她对于“袒露”情绪这件事,多少是有些防备跟失落的。

  但秦海璐却不同,她深谙成为好演员的秘诀,是不给自己设限。冷静而果断的行动力,没有让她给心门上锁,反而让她得以用慷慨的热情,去拥抱表演和所有钟爱的人事物。

  像个自由的女侠,告别了匆忙与惶惑的日子,如今的她,仍持续发散着引人流连的光和热。在人间,摇摇晃晃

  关于秦海璐的“侠义”,业界有一则流传甚广的佳线年《钢的琴》拍到一半,导演张猛的兜里只剩下47块钱,全剧组陷入停工的窘境。秦海璐二话不说自掏腰包,才没让大家的辛苦一场白费。▲电影《钢的琴》中的秦海璐

  影片上映后,票房无意外折戟,但包括东京国际电影节、金马影展在内的多个重磅电影奖项却没有忽略这部小成本文艺佳作,使之口碑不断发酵,成了当年乃至整个10年代华语影坛一抹动人的重彩。

  对秦海璐而言,主动贴钱把电影拍完,既是源自对新人创作者的关爱,也和片中蕴含的多个关键词——东北、下岗潮、铸钢厂,前苏情结,分不开。镜头中灰凉而破败的取景地鞍山,像极了老家营口在她印象中的样子。▲秦海璐在某次访谈节目中谈及《钢的琴》剧组曾陷资金短缺窘境,她认为这部好电影不应留下遗憾

  儿时的她,由于父母下海经商,较其他同龄人更早觉察时代转轨的“嘎吱”声,也看到了时代加诸于当地人生活的重担。

  在京剧行当里,刀马旦是武打动作偏激烈的角色。秦海璐没日没夜地压腿、练功,骨子里透出一股不服输的韧劲儿。

  1995年,辽宁省组织少年友好交流访问团到日本演出,17岁的她,带着京剧《天女散花》访问日本26个城市,连演40余场,斩获外界无数好评。而她在台上使用的长绸足有14米,创下了当时的世界纪录。

  吃苦,有定力。在踏入中戏这所令无数人神往的学府前,秦海璐呈现的诸多特质,都透着成为“实力派”的性格基因。▲秦海璐少女时期旧照

  但她决定考大学的理由,听起来却颇让人意外:“就想拿一张大学文凭,然后找一个稳定工作。”

  因为被告知从戏校毕业的人,只能选艺术类院校,她在懵懂的状态下,选择了中戏。巧合的是,她所在的96级表演班星光闪耀,捧出了包括她和章子怡、袁泉、胡静、梅婷、曾黎在内的“六朵金花”。

  “秦海璐是我们班最丑的女演员”,刘烨这句话或许有些过了,但和其他女同学比起来,秦海璐五官细长,确实算不上典型的美人胚子。▲第一排左一为袁泉,左二为秦海璐,右一为胡静;第二排左一为曾黎,左三为章子怡

  翻开当时的多张合照,她的风头都在同窗之下,无形衬托出她当时的处境:在别人为了前程奔波、试戏时,她成天穿着军大衣在校园里晃悠,没有野心和规划,像在等候命运塞来的脚本。▲年轻时的秦海璐

  这份特别的疏离感,吸引了当时为《榴莲飘飘》物色主角的香港导演陈果。片中的女主阿燕,是一个南下香港“接客”的风尘女。尽管略有迟疑,但在班主任常莉的点拨下,秦海璐仍应允了对方殷切的请求。▲2000年,秦海璐拍了她的第一部电影《榴莲飘飘》,并因此获得了那年的金马奖影后

  凭借处女作中天赋过人的发挥,秦海璐击败了张曼玉、梅艳芳、舒淇、张艾嘉等对手,擒得第38届金马奖最佳女主。

  不少人将其归结为秦海璐走运,同时给她贴上了“最丑黑马影后”的标签。▲《榴莲飘飘》剧照

  外界的子弹袭来时,秦海璐没有太多消极自艾的想法。这位影后并不想继续演戏,她满心惦念着“出入写字楼,稳定而体面”的文秘工作。

  她用封后拿的奖金两万台币买了双爱马仕,绕过旁人的不解和劝阻,毅然追求起了自己的白领梦。

  从片场撤回现实的路,并没有想象中好走。很快,她因为不会用碎纸机、烧坏公司的咖啡壶被老板辞退,只能接着拍戏挣片酬,等金库略有些富余后,再接着跟实业较劲。

  火锅店,美发店,传媒公司……涉足的领域不断变更,却始终未见起色,秦海璐这才被点醒,自己最擅长的,竟然还是表演。在外人看来,早年的出走偏轨,无疑是在“瞎折腾”。但放在秦海璐最擅表达的角色类型中,身份上的腾挪和流动,又瞬间结出了鲜亮饱满的意义。

  从《桃姐》里独守除夕夜的蔡姑娘,“年代三部曲”(《白鹿原》《红高粱》《老酒馆》)中被旧时代裹挟、隐忍又坚强的女性,《钢的琴》中在废厂起舞的淑娴,她身上总带着市井小人物的气韵。不施粉黛,只凭几个动作和放空的神情,便能勾住人们探求的目光。

  《榴莲飘飘》中有一幕,阿燕回到东北老家后,某天走出练舞室,撞见屋外鹅绒般的雪,织成让人参不透的密网。

  她抬头驻足,和漫天的纯白相对视,如同榴莲这个复杂的意象本身,抑或是演员本人几度挣扎的写照,在日复一日的蹉跎中,盘算着未来的出口。▲《榴莲飘飘》剧照

  如今,坑洼的土地终得以平整,而秦海璐也以表演为坐标,寻获了身心的充实。爱看霸总文的“犀利姐”

  做一名演员,既要经得起镜头的检验,生活中也常需夹起尾巴,以不得罪圈内同行为前提,拿捏好言谈的分寸。

  在耿直这件事上,秦海璐真没怕过谁。近些年,借由网络梗的流行,秦海璐也开始跻身“反矫达人”的队列。

  前几年,金星在节目中爆料某女星拍戏时不讲台词,光念数字1234567来对口型,令“数字演员”成了火力集中点。对此,秦海璐在采访中不假思索回应:

  “我要是能遇上了,我肯定大嘴巴抽过去。”▲某次访谈节目里主持人提到“数字小姐”,秦海璐:“我要是遇上肯定大嘴巴抽过去!”

  “跟我演戏的,没一个敢说一二三四五,我今天把话放在这儿,要不然谁来试试。我是非常严肃的。”

  透过这番言论,可以窥见她在专业上一贯的原则:能力高低不重要,但态度必须端正。同样的坚持放到生活中,使得她比起一般人,更能直白道破那些“不合理”的怪状。

  《中餐厅3》播出时,管财务的她数次窜上热搜。先是在采购时,因林大厨“为了餐厅好”、不考虑预算而气得直跳脚,又在怼完“霸总上身”的黄晓明后,成功收割了一波路人好感。▲秦海璐在综艺《中餐厅3》的率真表现收获不少观众好感

  就连上《康熙来了》,面对小S这样的狠人,她也毫不怯场,凌厉表达了对台湾小吃熊掌包的不屑,将其形容为“东北菜里面加了点酸不拉唧的汁”。

  而谈及在社交账号上“示爱”韩星朴灿烈的行为,秦海璐更是大方以“迷妹”自居,全公司没人奈何得了她。

  诚然,这份真性情有被人指摘的时候。在弹幕中,不乏“秦海璐情商低”等词条高频出现,她却依然我行我素。▲秦海璐在《康熙来了》节目中将台湾小吃——熊掌包形容为“东北菜里面加了点酸不拉唧的汁”

  并非刻意维持某种耍酷的人设,而是这种无滤镜、不妥协的做派,是她的底色,也是她感到最舒坦、正确的姿态。

  另一方面,这也给了她更多灵活舒展的空间,可以依循直觉,选择什么时候打破“常规”,化百炼钢为绕指柔。

  秦海璐和丈夫王新军初相见,是在2011年合作拍摄《独立纵队》时。据称,秦海璐一见面就展现出了“工作狂”体质,追问对方有没有熟读剧本,还让他把自己有疑问的点都记下来。

  彼时,王新军号称“抗战片专业户”,合作过不少大牌女演员,唯独没见过秦海璐这样惹不起的姑娘。▲秦海璐和丈夫王新军初相见,是在2011年合作拍摄《独立纵队》时

  2014年,36岁的秦海璐嫁给大她7岁的王新军,一颗漂泊的心终于回到了避风港。也是在这段低调又美满的婚姻中,她开始做回被捧在手掌的小娇妻。

  最为人乐道的例子,即为录制《妻子的浪漫旅行5》期间,秦海璐每天都要睡懒觉,体贴的王新军为了叫醒她,得打开霸总文的有声小说,献上早安吻,还要把早餐送到床前,哄老婆起床。

  360度撒狗粮的画面,让网友们看傻了。谁能想到,平日雷厉风行的女战士,盔甲脱落后的模样竟如此有爱?▲秦海璐夫妇在《妻子的浪漫旅行5》节目中360度撒狗粮的画面

  面对外界的调侃,秦海璐毫不介意,她在微博上发布了一份“撒娇指南”。视频中的她作嘟嘴扭腰状,直呼“老公,宝宝肩膀疼”“老公,宝宝膝盖痛”,萌态横生得没半点架子。

  她还会从网文深度爱好者的立场出发,抱怨套路化的标题,给写手谏言,鼓励他们试水新的情节和人物设定。

  相反,往昔被神秘感包围的“戏霸”,以尘土素面跌回市井后,展露出的丰盈血肉,让人对其镜头下的专业能力更多了分敬畏,也让她在演绎李萍这类都市女强人时,格外生动而有说服力。▲秦海璐回应关于被冠上“戏霸”称号的看法

  也是2011年左右,某次接受媒体采访时,秦海璐曾坦言自己和章子怡等老同学的差距所在。同为高起点的代表,她趟过一段下坡路,因而错失了走出国门,和若干“东方面孔”争妍的绝佳时机。

  但她却看得很开,认为表演的最高境界不在于身处聚光灯中心,而是“做人民艺术家”。她也自况还“差得远,先尽量做好有点艺术家潜质的演员”。

  入行20多年后,能否担起如此响亮的名号,或许尚无定论。但至少,她已借着极强的角色跨度和可塑性,在大小花旦中拼出了一席无可取代的位置。守一径花开

  评价职业演员的水准,除了回溯个人的履历生涯,还可将其置于和同辈的横向比较中,如高手过招般,凸显个性化的身法和讲究。

  拍摄《小敏家》之前,秦海璐已在《像鸡毛一样飞》《红高粱》中和周迅合作过。做客由后者担任联合发起人的节目《今日影评表演者言》时,秦海璐称,她和周迅完全是两个类型的演员。

  非科班出身的周迅,属于典型的“体验派”,拍戏时必须提前一天把台词背完。而据她回忆,秦海璐每次到片场扫两眼剧本后,便能立马进入角色。▲周迅和秦海璐曾在《红高粱》中搭戏

  “表演一定是理性在前,感性在后。”在秦海璐的经验里,只要做足前期功课,把握好事件的逻辑和情感走向,台词自然能像开了闸的水龙头,从嘴里不断蹦出。

  很难说在多变的语境下,这种表演方式的区别有何高低之分。不同的取好像是切面,反射出演员内在最真实、完整的心象。

  缜密的理工生思维,使得秦海璐接手一些“神经质”的角色,也能从容应对,不被压抑的魔障绊住,尽管途中难免闹出遭人曲解的笑线年,一段名为#秦海璐地下车库发疯#的偷拍视频曾冲上热搜。视频中的秦海璐,大半夜又是掐脖子,又是揪头发,还对着空气嘶喊,从而一度传出了“精神失常”、“养小鬼”的轶闻。

  后来人们才知道,这场癫狂的无实物表演,是她在为了刘杰导演的悬疑惊悚片《捉迷藏》做准备,因为身边带着小朋友,不方便在酒店房间练习,才将阵地转到了车库。▲电影《捉迷藏》中的秦海璐

  《捉迷藏》上映后,并未如愿博得漂亮的口碑,但秦海璐却靠着爆发式的演技,实现了个人重大的突破。从当时的反馈来看,许多人刷完《捉迷藏》后,对小区电梯产生了极深的阴影。

  跟组之外,她也没荒废自己的戏班功底,先后接下《红玫瑰与白玫瑰》《青蛇》《原野》等多个经典剧目,磨练了对形体、口条出色的感知力。

  排练《红玫瑰与白玫瑰》时,她原本想演白玫瑰,却被导演田沁鑫要求出演热情的红玫瑰,这和她沉静的性格相去甚远。▲《红玫瑰与白玫瑰》海报

  为了研究角色,她每天在家翻书,找不到感觉的时候还会放声嚎啕。所幸,该剧在上海、南京两地试演后,秦海璐诠释的新版红玫瑰攫获了观众和媒体的一致好评。

  此后她发文透露,该片是她入行以来第一次拍打戏,雪地里反复的摔打,加上子弹后坐力,让她杀青后回北京隔离时,浑身超过三分之二的地方都是淤青,在床上躺了整整三天。

  这些肉身的劫难,都被她瞒着导演张艺谋,咬碎吞进了肚子里。刹那间,那个曾泡在练功房、跟自己拔河的女孩仿佛活了过来。不同的是当年如野马奔突的气概,在体内轮回了几遭后,已被修剪为更洽贴、安稳的形状。▲《悬崖之上》中,她有一段长达45秒的无声哭戏,在影片热映时刷遍了全网

  演了一圈身世飘零的角色,借他人故事浇胸中块垒后,现在的她渴盼转型幕后,讲述记忆中那片松软的黑土地上、无数个形影孑然的异乡人,抒发对往事的怀缅。

  由她参与编剧的《到阜阳六百里》,和《钢的琴》入围了同届金马奖,最终夺得最佳原创剧本奖;首执导筒的“归乡三部曲”之第二部《拂乡心》,于2019年在上海国际电影节首映,为老演员常枫的“封箱之作”,并为其拿下了金爵奖最佳男演员。

  接下来,她手头还有几个待开工的剧本,其中包括曾被她带到上影节创投单元的《一意孤行》。至于电影的内容,被她捂得严实,没有释出太多细节。▲秦海璐执导电影《拂乡心》海报

  不论成色几何,比起那个怅惘的黄毛丫头,她都有了充沛的自信,在忙碌之余平衡好家庭成员、演员工作等多重角色,从离散的必然中体味到生活的本真。▲《青春派》剧照

  “泰戈尔还说过,尽管走下去,不必逗留着,去采鲜花来保存,因为在这一路上,花自然会继续开放。”